市场潜力遇上市场监管“缺席”,非洲零售外汇该何去何从?

近年来,非洲金融科技平台呈现增长趋势,非洲大陆的在线零售外汇和CFDs交易也呈现类似的增长态势。非洲投资者和交易员越来越倾向于在线交易平台,而不是在当地证券交易所进行交易。

市场潜力遇上市场监管“缺席”,非洲零售外汇该何去何从?

非洲对外汇和CFDs需求的增长,与全球使用Metatrader交易的低成本经纪商的增长非常相似。与此同时,大量的非洲年轻人更喜欢在线CFDs和外汇交易,而非其他资产类别。这主要是因为外汇市场相对于地区股票来说波动更大,而且由于保证金交易,进入外汇市场的门槛要低得多。

此外,在过去10年里,互联网在非洲大陆的普及率迅速提高。据估计,到2020年底,互联网普及率将占到非洲大陆13亿人口的39.2%左右。这促进了外汇和其他投资工具用户基础的快速增长。

与亚洲、欧洲或美洲相比,非洲各地的移动数据成本要低得多,而且该地区的支付门户也比10年前稳定得多。这使得非洲民众更容易进入在线交易平台,在当地存款也更便捷。另一方面,在非洲,经纪商也更容易通过在线广告平台瞄准不断增长的用户群,而不像在欧洲那样有太多的限制或太高的成本。

为了获得稳定营收,大多数非洲经纪商及其IB的营销目标人群往往是年轻人,这使他们吸纳了许多交易新手。

此外,非洲的专业投资者也有所增长。国际性的经纪业务成功地吸引了一些专业投资者。由于大多数非洲资本市场和当地交易所缺乏足够的流动性,专业投资者难以持续盈利。因此,非洲的专业投资者越来越关注全球投资选择——比如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的股票、外汇市场、大宗商品,这些都能为他们提供更好的流动性和波动性。

非洲零售外汇正在增长

非洲的零售外汇需求正在增长,而从外汇交易员数量和外汇交易量来看,南非和尼日利亚是非洲零售外汇主要市场。

据估计,非洲约有130万外汇和CFD交易员,这意味着该地区有0.1%的人口在网上交易。

南非和尼日利亚是非洲最大的零售外汇市场,这两个国家又最高的日交易量,共有39万名交易员。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的数据,南非约有19万零售外汇交易员,所有货币对的OTC外汇的每日交易量约为203.7亿美元,其中包括2019年的现货外汇、外汇期权/期货、外汇掉期和零售外汇。

而尼日利亚有近20万名交易员,根据尼日利亚的I&E窗口交易数据,该国每日外汇交易量约为3.14亿美元。

根据交易数据公司CPattern的数据,在2019年,南非和尼日利亚的交易员平均每个季度向受欢迎的MT4经纪商分别入金约742.04美元和514.42美元——这是非洲最高的入金额。

据报道,来自肯尼亚、纳米比亚和博茨瓦纳的交易员也是非洲入金高的客户,仅次于尼日利亚和南非。这意味着,所有这些国家的外汇需求都在持续增长。最近谷歌趋势数据显示,非洲国家外汇相关词汇的搜索量也在不断增长。

这种增长并没有被券商忽视,我们可以看到许多全球性的经纪商,如HotForex,ForexTime,Alpari, XM, Tickmill, EGM Securities  (Equiti Group)都开设了非洲当地办事处,也得到了,或正在申请FSCA(南非监管机构)、CMA(肯尼亚监管机构)等当地监管机构的牌照。此外,这些经纪商已开始提供当地银行出/入金选项来吸引当地的交易员和投资者。而IG & CMC等规模更大的经纪商则瞄准了南非的高价值专业客户和IB。

非洲外汇投资环境令人堪忧

对外汇和在线CFDs投资的需求不断增长也导致非洲各地出现了许多虚假经纪商和庞氏骗局。这些不受监管的经纪商和不断出现的庞氏骗局正在伤害投资者的情绪。

对市场所知不多的新手被引诱进虚假的投资计划。几乎非洲所有国家,每隔几个月就会出现有关诈骗和投资者被骗的新闻。

由于缺乏适当的地方监管,经验丰富的非洲投资者被迫寻找获非洲以外监管的外国经纪商,以获得某种程度的投资者保护。

这种高风险的投资环境正在滋长非洲投资者的不信任感。尽管非洲各国当局都意识到了这些情况,但他们的行动迟缓。他们一再向公众发出警告,要求投资者远离此类投资,并建议投资者自行决定,而不是全面禁止或监管该行业。

在非洲大部分地区,各国当局对这个行业到底合法还是非法都没有明确的指示。因此,投资者可能没意识到自己在投资外汇时,不会受到政府市场监管机构的任何补偿、保护或监管。

非洲外汇行业迫切需要统一的市场监管

缺乏市场监管可能会导致非洲外汇行业的增长放缓。大多数非洲国家没有针对外汇和CFDs的地方法规,这使得投资环境对新老投资者和交易员都不安全。

南非

作为非洲最大的外汇市场,南非有外汇与CFDs监管规定以及成熟的市场行为监管局——FSCA。FSCA监管着超过1000家实体,可与国际监管标准相当。FSCA也在南非的投资者教育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因为它定期发布通告和新闻稿来教育公众和投资者关于市场风险的知识。不断致力于修改赶上国际同行,因为他们最近

南非的政府和其监管机构在努力进行改革以跟上其他国家监管机构的步伐。在2018 和 2019,这两家机构就进行了两次重大变革:其一,建立双峰模型,即创建两个独立的监管机构与 FSCA合作来加强市场监管。其二,为CFD经纪商引入ODP牌照。

出于对南非监管机构的信任,许多瞄准非洲市场的外国外汇经纪商获得了FSCA的牌照。这包括Hotforex、FXTM、IG Markets、Avatrade、Plus500和许多其他领先的经纪商。

但是在非洲的其他地方,这样的监管还在部署之中,或者根本没有到位。

东非

肯尼亚是东非最大的经济体,肯尼亚中央银行下属的资本市场管理局( CMA )在2019年开始对CFDs和外汇经纪商进行监管。但目前只有两家券商——EGM证券和Scope Markets受到监管。另外,由于这一监管还比较新,很多方面还有待检验。此外,CMA还对交易员提出警示:不要与不受监管的经纪商进行交易,只与有牌照的金融机构交易。

这是朝着积极方向迈出的一步,因为这将保护投资者的利益,结束肯尼亚外汇交易无监管的历史。而情况具体会如何发展,只有时间才能告诉我们答案。

在坦桑尼亚,监管机构对外汇交易实施了普遍限制,任何国外投资只能通过授权的经纪商,也就是银行和经坦桑尼亚银行(BoT)许可的金融机构。2019年8月,BoT发布了一份通知,通知表明它正在研究加密货币和在线外汇交易,并考虑对此类经纪商进行监管。

但到目前为止,坦桑尼亚对在线外汇交易的合法性还没有明确的指示。

西非

西非的尼日利亚是非洲的第二大外汇市场。但它没有任何外汇或者CFD监管。2018年,监管尼日利亚本地资本市场的监管机构SEC发表了一份公告,警告投资者在线零售外汇交易的风险和滥用杠杆的危害。

该公告还暗示未来可能会出台相关规定。但到现在,SEC仍没有发布相关更新,所以目前尼日利亚的在线零售外汇行业仍然不受监管,且没有合法性的说明。

在尼日利亚,许多受监管的外国经纪商与不受监管的虚假经纪商、对外宣称外汇投资,实运营“庞氏骗局”的黑平台同时存在在市场。因此,不知情的投资者处在极大的风险中。

而许多有经验的尼日利亚交易员和投资者会选择那些受FCA、ASIC、CySEC或FCSA监管的经纪商。这样一来他们会获得某种保护,因为这类经纪商不会欺骗投资者,还能提供相对安全的交易环境。

非洲其他地区

在纳米比亚,BoN(纳米比亚银行)规定外汇投资者在自行承担风险、自行决策的情况下,通过ADs(授权经销商)交易的最高额度为100万纳米比亚元(约6.7万美元)。但纳米比亚对外汇和CFDs交易也没有明确的指示或规定。因此,纳米比亚的投资者也处在相对危险的投资环境中。

除了上述的国家,非洲其他大多数国家对外汇和CFDs交易都没有明确的规定。目前大多数非洲国家的监管规定是针对传统资本市场的,并不包括外汇和CFDs。因此,由于缺乏对零售外汇行业的监管,这些国家的投资新手就成为虚假外汇经纪商和交易商的受害者。

正是这些黑平台弄坏了外汇交易、外汇经纪业务甚至整个外汇行业的名声,对外汇投资形成了不好的印象。而投资者对外汇行业的误解需要通过强有力的监管和适当的投资者教育来改变。

未来的前进方向

在未来,非洲政府和市场监管机构需要向欧洲和其他有组织的市场学习,积极对外汇和CFDs交易的实施监管。非洲市场必须有一个基于ESMA和MiFID等全球标准的统一规定。

此外,非洲的经纪商和监管机构需要联合起来,就外汇投资和其他市场投资的基本知识对投资者开展教育,并告知相关风险。非洲市场还需要有一个解决投资者的投诉的计划来保护投资者远离虚假经纪商。

上述举措将有助于增强非洲的外汇部门和外汇投资者信心,并使得该地区的外汇行业在关键阶段获得稳定的增长。

现在加入QQ群或者扫码立即获得:

11200+海量源码指标免费下载!

4500+海量源码EA免费下载!

精品智能交易面板免费下载!

交易大咖1对1问题诊断和指导!

扫码添加微信客服免费领取

相关文章